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帮助留言求片
首页  »  大学课程  »  公共课程  »  东方文学史 王向远 北京师范大学
东方文学史 王向远 北京师范大学

东方文学史 王向远 北京师范大学

  • 课程分类:公共课程
  • 主讲:
  • 更新时间:2017-05-20 16:45
  • 播放量:加载中...
  • 分享到:
    东方文学史 王向远 北京师范大学介绍
    东方文学是多民族的地区性的文学集合体,这一点就决定了对东方文学的研究必须运用比较文学的观念与方法,否则就会成为东方各国文学现象的简单拼凑。我们这门课程无论是理论框架的建立,还是具体文学现象、作家作品的分析评论,都是建立在比较研究的基础上的。在东方各民族文学之间的比较中,既注重描述它们之间的共通性,也注意反映它们之间的差异性。使东方各国、各民族文学在本书的理论体系里各得其位,各有所归,从而确立它们的独特地位。
     
     
    不懂东方文学会造成文学史知识结构的不完整,而知识结构的不完整将导致学术观点上的偏颇。比如在比较文学领域,方兴未艾的“东西方比较”,有许多只是“中西方比较”。当以“中”代“东”,采用归纳法作出一种带规律性的学术结论的时候,无视东方其他国家文学的存在往往是不周延的。今天的时代是世界性的时代,尽快在我们头脑中形成一个完整的立体的地球,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重要。我们不必以压低西方文学来抬高东方文学,也不是要简单地否定作为一种纯学术观点的“欧洲中心论”。从课程的论述中就可以看出,在近代以前的几千年间,东方文化与文学是“出口”大于“进口”,一向是维持“顺差的。如果非要说“中心”,那就应该说,那时的“中心”是在东方。欧洲中世纪一千多年的文化萧条时期,正是东方文学光辉灿烂的时期。只是到了近代,东方落后了;西方文化与文学又转而对东方产生了决定性影响。那几百年,说“欧洲中心”(只要不是为文化殖民主义制造口实)并非无稽之谈。但即使在近代,东方也产生了泰戈尔、夏目漱石、鲁迅等一大批具有东方民族特色的、堪称世界第一流的作家。问题在于,我们不能因东方几百年的落后就对几千年发达繁荣的文学视而不见,妄自菲薄。
     
    特别是近几十年来,世界性的文学时代已充分形成,文学的“中心”越来越淡化,从而走向多极化、无中心。在这种情况下,再坚持“欧洲中心论”就不合时宜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东方文化的多元特征
    中国文化、东方文化的核心是“道”的文化,道文化的核心是开发运用人的灵力,这就是中国文化或者说东方文化的特点。
     
    灵力是指什么意思呢?按照西方科学的说法,人有潜意识与大脑意识,这个潜意识的能力就是我们说的灵力。按照道家、佛家、中国文化的传统说法,人有灵魂与外在意识,这个灵魂的能力就是我们说的灵力。人会吃饭,饭吃进肚子里以后会进行一系列的消化、辨别、吸收、解毒、储藏、输送、利用、排泄等等运做,这个智慧的运做就是人的灵力在做事情,人类科技发展到现在,产生了智能化设备,不论这个设备多么智能,这个智能也是人的智慧,机器本身是没有灵力的!
     
    东方文化的核心是“道”的文化,道文化的核心是开发运用人的灵力,这就是中国文化或者说东方文化的特点,贯穿于许多方面。形象记忆、形象思维、语音记忆、语音思维只是人的灵力表现的几个例子,深层次的灵力开发就是人类的特异能力、生命的升华,当然需要配合精神文明的修养,既所谓“道德”也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分类
    就文学体裁而言,古典诗歌是以汉语言文言文为载体,以语言节奏的和谐性再现生活抒情言志的语言艺术。古典诗歌是按照产生时间的先后所划分的汉语言诗歌两大体裁之一。 汉语言诗歌分为古典诗歌和现代诗歌。古典诗歌分为古典风体诗歌和古典格律诗歌。现代诗歌分现代格律诗歌和现代风体诗歌。
     
    格律诗歌
     
    就文学体裁而言,古典格律诗歌是以汉语言文言文为载体,以语言节奏的最高和谐性再现生活抒情言志的语言艺术。古典格律诗歌包括近体诗(律绝、律诗和排律)、词、曲。古典格律诗歌格律严谨,在字数、句数、平仄、对仗、用韵等方面都有明确的要求。
     
    风体诗歌
     
    就文学体裁而言,古典风体诗歌是以汉语言文言文为载体,以语言节奏的一般和谐性再现生活抒情言志的语言艺术。古典风体诗歌包括诗经体诗歌、楚辞体诗歌、乐府体诗歌和古体诗。
     
    古典风体诗歌格律比较自由,不拘对仗、平仄,押韵较宽,篇幅长短不限,句子有四言、五言、六言、七言体和杂言体。三五七言兼用者,一般也算七言。
     
    古典诗歌鉴赏
     
    波渺渺,柳依依。孤村芳草远,斜日杏花飞。江南春尽离肠断,苹满汀洲人未归。译文:碧波浩渺,垂柳依依,芳草边绵的远处斜横着几间茅屋,斜日余辉的映照中又飞舞着片片杏花。而天边始终没有出现女主人公所盼望的丈夫之归舟。赏析:南朝梁柳恽《江南曲》曰:“汀洲采白苹,日暖江南春。洞庭有归客,潇湘逢故人。故人何不返,春华复应晚。不道新知乐,只言行路远。”寇莱公对此诗似乎特有所爱,在他的诗词中一再化用其意。如所作《夜度娘》诗曰:“烟波渺渺一千里,白苹香散东风起。日暮汀洲一望时,柔情不断如春水。”题下自注云:“追思柳恽汀洲之咏,尚有余妍,因书一绝。”这首词,也明显地由柳恽汀洲诗化出,写女子怀人之情。
     
    此词以清丽宛转、柔美多情的笔触,以景起,以情结,以景寄情,情景交融,抒写了女子怀人伤春的情愫。南宋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中评此词云:“观此语意,疑若优柔无断者;至其端委庙堂,决澶渊之策,其气锐然,奋仁者之勇,全与此诗意不相类。盖人之难知也如此!
     
    起首四句勾勒出一幅江南暮春图景:一泓春水,烟波渺渺,岸边杨柳,柔条飘飘。那绵绵不尽的萋萋芳草蔓伸到遥远的天涯。夕阳映照下,孤零零的村落阒寂无人,只见纷纷凋谢的杏花飘飞满地。以上四句含有丰富的意蕴和情思。“波渺渺”,水悠悠,含有佳人望穿秋水的深情。“柳依依”,使人触目伤怀,想起当年长亭惜别之时。“孤村”句说明主人公心情之孤寂,“斜阳”句则包含有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的凄凉和感伤。
     
    结拍两句承前面写景的层层渲染铺垫,直抒胸臆,情深意挚,将女主人公的离愁抒写得淋漓尽致,使人感觉到她的青春年华正在孤寂落寞的漫长等待中流逝。